当前位置 娱乐罐头网 > 资讯频道 > 女性情感> 正文标题:还有活人祭祀吗 活人祭祀真的存在吗?

还有活人祭祀吗 活人祭祀真的存在吗?

发表日期:2017-1-11 19:19:40 | 来源 :还有活人祭祀吗 | 点击数

最近韩国总统朴槿惠的丑闻闹得沸沸扬扬,甚至出现了“300学生献祭”的传闻,不过 这一点至今没有得到可靠媒体报道的证实。

活人祭祀在原始社会并不罕见。直到今天,虽然这类血腥的宗教行为已经被全面禁止,我们仍然可以在世界各地的篝火节上看到远古仪式的影子。

在这1973年版的《异教徒》中,当男主深入这个纯朴欢乐的岛屿时,越来越发现这个信奉异教的小岛存在许多令这个虔诚的基督徒不解和愤怒的事。最终男主被岛民愉快地拖去献祭。在岛民欢乐的歌声中,故事以柳条人的焚烧收场。是的,男主这个十字架脑残粉才是岛民眼中的异教徒。当时我想,这不是一部恐怖片吧,看到他们裸身在巨石阵中跳仪式舞、嬉皮士般的变装聚会,美极了。

柳条人倒下之际,太阳的镜头被推近。此时在场的人们看着男主被活活烧死,这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事,因为此时的他们心里只想着,伟大的太阳神和果园女神手下我们的祭品吧,我们为您歌唱,来年希望能有个好收成!

我还记得岛主说的话:“ 当树木结出果实,人们更加愿意亲近自然…我们的信仰那就是“爱”,尊敬乐神,舞神,通过各种仪式敬奉旧时的诸神,热爱大自然,还有火焰,信仰它,祈求火保护我们。 ”

在公元前500年前,也就是差不多在孔子的年代,有一个古老的民族来到大不列颠定居。这是凯尔特的世界,德鲁伊教在这里蓬勃发展。他们放牧、打铁,他们信奉自然,朝拜树木,他们相信万物有灵,我们的灵魂也只是暂居在我们的肉身上,当身体死去,灵魂就跑去别的地方了,也许是一只兔子,也许是一棵树,也许就在空气中。

公元1-3世纪之间,古罗马的大军席卷爱尔兰,基督教吞噬了德鲁伊文明。自此打破了古老智慧的寂静,本就神秘的德鲁伊退隐山林,因为他们的教义都是口头流传的,并没有书面记录,许多历史只留在吟游诗人的诗歌和民谣中苟廷残喘,如今生死未卜。

人祭仪式是否存在?

说到原始信仰,有许多古老文明中都有为神灵献祭的仪式,杀猪宰羊是常有的事,就算是基督教在最早期时也讲到了为耶稣献祭。这些大部分是以牲畜来献祭,但也有特别重大的仪式需要人祭,或者是万不得已的时候,例如,前面电影中讲到了连续几年大地收成不好的情况下,对于正处农耕时期的人们来说,大地的丰产对他们来说极为重要,那么这就需要比牲畜更强力的活人去献祭,这样才能取悦神灵。

【一则补充理论】

不过各个地方有各自的信仰体系,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而需要活人祭祀,这里还是分成了

焚烧树神(借由焚烧树神的人形代表,给植物以光和热)、

取悦神灵(神一开心就会带来好处)、

烧死邪灵(把不吉利的都烧成灰烬)

多种目的考虑。而德鲁伊的人祭仪式之目的,在学术上也是存在争议的,不管是现代的异教复兴如何重新拾起德鲁伊的古老信仰,历史已经停留在那边了。

在凯撒大帝的军队肆虐大不列颠之际,他将一些见闻记录在了《高卢战记》中。其中他说到:“德鲁伊德教义的核心是灵魂转世说,主张人死后灵魂不灭,由一躯体转投另一躯体。”他也提到了柳条人相关的事例,大部分描述的还是当地人的落后野蛮,“德鲁依教教士在当地有仲裁和主祭等重要地位和权力,而且该教教士精通物理、化学;在树林中居住,用金镰刀砍伐神圣的橡树果,甚至用活人献祭!”(当然,出于一些政治目的,后人也有认为其中有些不客观的记录。)

在各种手稿中都有柳条人的描绘

结合其他文献我们可以了解到一些相对详细的内容:

凯尔特人将判处死刑的罪犯提供五年一度的重大节日作为祭神的人牺。据说这样的人牺越多,土地获得的增产力就越大。如果没有足够的罪犯可充人牺,就将战争中的俘虏用来补够不足之数。这些人牺都有德鲁伊巫师或祭祀来杀祭,其方式有的用箭射死,有的在木桩上钉死,也有用下述办法活活烧死的:立起柳条编的、或木制或草扎的巨大偶像,将活人、活牲口或其他动物放在里面,然后引火点着巨像,一起烧掉。

——弗雷泽《金枝》

很久以前印欧文明的祖先很早就有了篝火仪式,他们来到了欧洲各个地方,所到之处都播下了古老文明的种子。他们在火堆里丢进一些小型偶像,这是在焚烧邪灵,他们跨过火堆,这是在祈求幸福。凯尔特人作为其中一个分支,把自己的信仰带到了大不列颠。而那些散落在欧洲大陆的各种篝火节,或许正是柳条人仪式的远亲。

德鲁伊密码

抛开多数人喜闻乐见的人祭仪式,或许还有一些你想象中的充满野蛮的杀戮,对凯尔特人来说,德鲁伊的真正意义,是灵魂的导师。在凯尔特的社会阶级中,除了贵族和平民奴隶之外,好像德鲁伊这个群体是脱离社会阶层的,可以说是凌驾于整个社会之上。

许多资料都显示了,德鲁伊是训练有素的神职人员,他们精通占卜、祭祀、巫术、通灵等等,他们在部落中担任宗教领袖、祭司、执法者、吟游诗人、科学家等角色,是关注社会精神和文化的一群人。同时期的大德鲁伊也就是主祭司只有一个,作为精神领袖的他拥有极高的话语权,通常君王也需要听从他的意见。

第一张德鲁伊的画像,Aylett Sammes,Britannia Antiqua Illustrata,1676

语言是极好的追根溯源的方式,德鲁伊 Druid,希腊语中的 Dryad、druis 都来自同一词源,即“橡树”,那么德鲁伊在凯尔特语中的意思是“熟悉橡树之人”。在那个大范围崇拜橡树的欧洲大陆,橡树作为一种神圣植物被对待,他们相信神灵居住在其中。而这里作为家园守护者的德鲁伊正是那个与神沟通的人。

而寄生在橡树上的槲寄生,在凯尔特文化中有了更有趣的解读——他们认为这种无需种在土里也可以枝繁叶茂的槲寄生,必定是天上下来的神圣植物,并且在冬季当橡树开始落叶,槲寄生依旧炫耀着它的生命力时,他们就更加认定这一观点了。这是他们的万灵药,包治百病,在各种仪式上都可以见到。

槲寄生仪式

他们没有为神灵建立真正的寺庙,而是通常在小树林的空地里进行仪式,用金镰刀割取槲寄生,祭祀神灵。他们认为以宇宙为庙宇的神灵是不愿意住进人为建造的居所的,大自然才是最神圣的地方。

德鲁伊的寺庙,William Stukeley, 1743

现在还有一些有关神秘巨石阵是否是德鲁伊建造的争议,不过那应该是更古老的石器时代的产物了,现代学者猜测巨石阵的作用是祭祀太阳神或者是举行葬礼。古代德鲁伊们是否借住这个场所进行仪式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倒是有相关的手稿记录,应该是那些艺术家的臆想。

德鲁伊修复巨石阵的设想, WilliamStukeley,1740

巨石阵的祭祀活动

草药师女祭司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都以为德鲁伊都是男性的。然而,许多历史记录证明,一开始只有女性德鲁伊,后来才出现了男德鲁伊。在中文里的“巫”这个字原来就指女巫,男巫另有叫法“觋”(X )。这是来自母系社会的产物。她们同样也是智慧之人,通常精通草药学,在部落的医疗、占卜中作了很大的贡献。

每年的五月一日的贝尔坦节(五朔节),是凯尔特人两个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另一个是万灵节,也就是基督教化后的万圣节),信奉新德鲁伊教的奥伯伦老爷子说:“五朔节是性行为的伟大庆典。” 这也是前面讲的柳条人活人祭祀的首选日子,贝尔坦篝火在这时燃起。

五朔节和花柱正如中世纪中所传言的女巫那样,那些女祭司们会裸体在森林里跳舞,开放的性态度,是生殖崇拜的体现。她们认为只有建立和谐的两性关系,才能影响到林中花木的结合,这直接与大地是否丰产挂钩。

异教徒语境下的女巫审判

这个自然崇拜的民族,保留着最原始的巫觋文化,而今却被各种妖魔化。异教本是一个相对的中性词。中世纪时随着基督教进一步深入,德鲁伊教被定义为魔鬼撒旦的教徒。于是,现在的人们对异教的概念认知也就更偏向于邪教。这一切使得这个本土的原始宗教长久以来都不得喘息。

当时的人们对德鲁伊的邪教定义已经根深蒂固。当基督教残暴地挤兑异教时,这种狭隘的宗教观也是一场悲剧的显现。

直到中世纪,可怕的审判女巫风暴再次上演,将异教徒们赶尽杀绝,也残杀了很多无辜者。大量被指称女巫者相继被捕,经过严刑拷打后再被游街示众,捆绑在火刑柱上烧死。这种站在畸形制高点的人们,将审判烧死女巫视为娱乐和荣誉,社会陷入了毫无理性的残暴和恐慌。(1500年-1782年,至少有两万多名德国人被以“施行巫术”的罪名处死。)

现在的欧洲许多地方,在五朔节中,他们会在篝火面前喊起“燃烧巫婆”的口号,一开始应该是对邪灵的称呼,后来就有了那些变味的将女巫一棍子打死的意味了,同时也给在场的儿童灌输了这种思想。到了现在,这一切应该是作为一年一度有趣的庆典在进行着,人们娱乐性地进行着古老的活动。同时,也有许多基督教外衣下的异教信仰还在偷偷上演着,表面上是基督教吞噬了异教,但各种原始信仰遗存,却显现了异教的华丽转身。而在爱尔兰的西部偏远地区,也还残存着凯尔特语言和德鲁伊信仰。

时间之轮走到了今天,电台司令上个月刚出了新单《烧死女巫》(Burn The Witch),MV却是重演了《异教徒》的故事,将这两个事件串联了起来。那么,值得思考的是,到底谁才是“异教徒”?嗯,这果然是一个相对的概念。进一步说,这也是个属于全人类的巨大议题,我们本是一体的,为什么要恶性地分割开?时至今日,当你自以为身处文明社会中,而宗教暴力依旧还在上演......

现代异教的复兴也让新德鲁伊教重新站上历史舞台,不过因为资料欠缺,除了古代德鲁伊教的教义之外,我们也不能断言,他们是否是真正从森林深处走出来的德鲁伊的后人。那些新德鲁伊教徒也会在石阵之中进行仪式。

而柳条人也在重大节日里开始重新苏醒,不过他们再也没有活人献祭了,它只是一种仪式感的存在。而沙漠狂欢的火人节也将焚烧各种造型的柳条人作为活动的高潮环节,现代的文化运动赋予了它新的意义。

参考资料

弗雷泽《金枝》

[苏]托卡列夫(Tokapeb,C.A.)《世界各民族历史上的宗教》

罗珀《猎杀女巫 德国巴洛克时期的惊惧与幻想》

奥伯伦《魔法师学徒的魔法书》

原标题:德鲁伊的密码 | 柳条人活人祭祀、橡树崇拜、槲寄生

本文首发微信公众号植梦书(salmon_123),由作者授权十五言微信公众号发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特邀撰稿人 不是鱼酱

神秘主义植物猎人

微信公众号:植梦书(salmon_123)

点击“关键词”,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

||

|||

||

|||

|||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作者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标签:
网友评论跟贴区
评论加载中...

精选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