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罐头网 > 资讯频道 > 娱乐快讯> 正文标题:孤男寡女共处的视频 孤男寡女该做的事视频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孤男寡女共处的视频 孤男寡女该做的事视频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发表日期:2017-1-11 1:08:47 | 来源 :孤男寡女共处的视频 | 点击数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谁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只有女孩子吃亏?谁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只有女孩子吃亏?谁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只有女孩子吃亏?谁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就只有女孩子吃亏?

只是,他觉得此刻并不是在欣赏人家美女的时候,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必然已有所损失,才会出现目前这样的情况. 怎么,怎么...

只是,他觉得此刻并不是在欣赏人家美女的时候,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必然已有所损失,才会出现目前这样的情况. 怎么,怎么会这样? 啊!!! 美女泪水如黄河泛滥...

石榴看书

先自我介绍:林诚,男,27岁,已婚。前段时间,在网上认识一个小姑娘,感觉我们俩真的很谈的来,交往一段时间后,就约她出来见面,当然,我也告诉了她,我的家庭情况,而且她也跟我讲了,她有男朋友的。

我们一起出去吃饭,逛街,玩的挺开心的,她的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说实话,我们在一起,确实有点暧昧的举动,我牵她的手,搂她的腰,甚至是亲吻她的脸颊,她都一直对我笑呵呵的,我就有点意乱情迷了,不过我知道我是有家室的人,也不能伤害她。所以玩到下午,就送她回家了。

直到有一天,那是个礼拜天,她给我打电话,想跟我出去玩,当时我公司有事,走不开,就对她讲,你自己玩吧,我这边走不开。然后,她好像是去找她男朋友去了吧,大概下午2点左右,她又给我打电话,她和男朋友准备到欢乐谷去玩,但是不知道怎么走,然后我就告诉他们路线,当时她把电话给她男朋友,我跟他讲的。

结果不到10分钟,她又发来信息,说不去了,我就郁闷,和她聊了起来,她说今天和他男朋友出来玩,感觉两人之间特冷清,都没什么话讲,还没有和我在一起玩的开心呢,我就笑呵呵的对她说,丫头,别乱想了,难得和男朋友一起去玩,高兴点哦,她也答应我了,说晚上再和我聊。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我强奸了她

结果,晚上她一直没跟我联系,刚好那天,她父亲回老家去了,家里就她一个人,我感觉,晚上,肯定会发生什么事情的。第二天一早,我给她发信息:丫头,昨晚是不是犯错误了呢?很久她才回过来,开始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没跟我讲,后来才跟我说,昨天的事情,真的不想的,如果可以,她绝对不会那样做,这样,对不起父母,自己的第一次,竟然在还没有结婚就没有了。

其实她不讲,我也能猜的到,毕竟她男朋友,跟我同年,心中的一些想法,我还是能猜到一点的。我就安慰她,发生的事情,没法改变了,勇敢面对就好。我又问她,昨天晚上,你们采取什么措施了吗,她说:措施,要采取什么措施吗?唉,还真是个傻丫头,对这方面的事情,什么都不了解,他男朋友居然也没跟她讲,估计就是想等生米做成熟饭吧。

我跟她讲,这样的话,有可能会怀孕的。她害怕了,问我怎么办,我想,她一个小姑娘家的,让她去药店买那种药,肯定会不好意思的,我就说,下班后我买好,给她送去。


   都市总给人一种豪华奔放的激情,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面,夜生活那是现今21世纪所有男女都必有的活动之一。

秦浩并不是很懂夜生活是什么玩意,为了找房子而走了足足一整天,已经是让他筋疲力尽,此时此刻只想快点回到旅馆洗洗就睡了。

即便他秦浩自认为体力十分了得,此时也不禁开始为那眼皮打架的迹象而难受,迷迷糊糊的走到转弯处,突然“蓬!”的一声。

头冒金星,一个身影扑在他身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一阵叽哩咕噜的声音,混合物似的粮食沾满在他胸前,让他忽然来了精神。

“我靠……那个混蛋不长眼,竟然……”

“不嫁,我不嫁,我死也不嫁……”

撞到,且还在他身上吐的人是一个女人,话到嘴边的秦浩硬生生地吞回那想要操蛋骂人的言语,连忙扶住她,说:“喂,美女,你怎么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怎么喝得那么醉?”

“滚,不……不用你管。”美女语言不清的推开了秦浩。

而秦浩则是哭笑不得,这女人怎么就这么野蛮,在自己身上吐了不道歉不说,居然还让自己滚?

这——什么世道?

“喂,美女,你讲讲理好不好,你先撞上我不说,还往我身上吐得一塌糊涂。我七尺男儿不予计较也就算了,可你也不能狗咬吕洞宾啊!”说完,秦浩连忙用手指捏着鼻子,顺便捂住嘴巴。

看了好半天才发现这美女依靠在旁边的墙壁上根本就没有把话听清楚,心里暗叹甚好,毕竟给这第一印象就觉得野蛮的美女听到自己把她比喻成狗,天知道她会不会喊非礼来陷害自己。

这年头啊,做人要上心一点,不然一个不小心就给轮了,那可没地方哭!

“喂,美女,这夜深人静的,难保半路上会出现什么阿猫阿狗的,以及那威力无比的色狼,八成会把你给吃了。所以,你还是赶紧回家洗洗睡吧。”秦浩也不管美女有没有把他的话给听进去,捷径转弯的往旅馆方向走。

可还没走多远,突然听到呼叫的声音。

秦浩站住脚步,回头看向那胡同的转弯处,“不会这么巧合吧,真给我说中了?”

“啊……救命啊……!”

“啧啧……小姐陪哥们几个玩玩吧,一定会很愉快的。”

“哈哈,美女,哥们几个会好好服侍你的,你就来嘛……”

“住手!”秦浩还真没有想到给自己说中了,才走没几步,那美女当真给几个穿得不伦不类的低流痞子给缠上。

“操,你是什么东西,敢来管哥们几个的事,你活腻了是不是?”一个满口子液体飞溅的男人举着那无力晃动地手威胁道。

这人多半也是醉酒了,秦浩就头大了,这个儿怎么遇上的都是醉鬼?

没有理会那叫嚣的男人,秦浩来到几人的面前,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那醉得迷迷糊糊,可却又知道喊救命的美女突然给他拉了过去,半手抱在怀里。

“对不起,各位兄弟,我女朋友不知有什么得罪各位的地方,小弟代为道歉。现在已经晚了,我也要带我女朋友回家了。”秦浩说得十分从容,那微笑也很是温和。

“放屁,老子刚才就一直在注意这娘们,她根本就没有男朋友,你凭什么说你是她男朋友?”语言虽不清,但那脸上的不信十分浓郁,几个醉酒的男人都突然把秦浩给围住了。

“难道我来接我女朋友回家都需要向你们证明吗?”秦浩目光突然冷了下来,心想这几个地痞很蛮横的,居然敢围着自己,明显是不想让自己怀中的美女走掉。

可是,秦浩不知道,就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怀中的美女不知为何抬头,眼神很似迷离的看着他。

“哥们几个给我上,这小子竟敢和我们抢女人。”

听到那男人的话,秦浩那精致的眉头挑动了一下,嘴角露出讥笑,“你们趁着我还没发火的时候,赶紧滚,否则要你们到医院躺上几个月,那就得不偿失了。”

“哼,少在我们面前横,看你这面无三两肉的的弱小子能横到那里去,都给我上。”那男人不知为何突然来了精神,好似与刚才醉酒的他完全变了个样。

四五个人听到自己老大发言,当即也一拥而上,原本以为可以好好虐待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逞能小子的时候,他们只觉得眼前一黑,紧接着……

啊……好痛!

好痛啊……

“没了,没了,我的子孙根,我的子孙根……”那四五个想要对秦浩动手的男人,突然捂住自己的下阴,一阵蹦蹦跳跳,极像一只袋鼠在跳舞。

“这人好阴狠。”那男人没有想到他居然攻击下阴,好狠毒的手段,正想要上前搏斗的男人突然发现,刚才那青年不见了?

“老大,老大,快快救救我……”

“滚,没用的东西。”男人恶狠狠地伸出一脚,满脸不爽地盯着周围,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此刻,一个青年抱着一个美女,如同古代的采花大贼,四处奔跑之余还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美女,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秦浩摇了摇美女,想要借此摇醒她。

“不,不要,我不要回家。”美女口中念念有词。

秦浩以为她醒了,可是看到她还闭着眼睛,当即苦笑,“这该不会是闭着眼睛说瞎话吧,哪有人不愿意回家的。唉,也罢,既然摊上这麻烦事,也唯独是如此了。”

心中暗下主意,兜了几个弯,然后在抱着女子回到了旅馆,在那接待台美女白眼之下,秦浩只能硬着头皮走进电梯。

“哼,看得好眉好貌的,居然是一个登徒浪子。”就在电梯快要关上的时候,那接待台的美女冷哼了一声,恰恰给秦浩听到这话,当下也觉得无奈。

毕竟,能在三更半夜抱女人回旅馆过夜的人,多半不是好人。

抱着那醉倒如泥的美女回到房间,秦浩把她放到床上,盖好了被子,“但愿明日醒来不会尖叫。”

就在秦浩走进卫生间的时候,那躺在床上的美女突然睁开了眼睛,目光斜视了一眼卫生间的大门。在她给这青年救了之后,她突然萌生出一种想法,一种邪恶的想法。

“彩月,林家的公子有什么不好,而且我们也门当户对,你们能结婚,那是我们双方父母都极为赞同的事。不管怎么说,下个月你必须给我嫁过去。”

脑海回荡着那中年男人在自己面前说得斩钉截铁的样子,躺在床上的美女眼泪不禁流了出来,她看着卫生间那边的身影,眼眸之中出现一抹凝疑。

“哼,就算我嫁猪嫁狗也决不嫁那披着羊皮的狗东西。”心里暗暗所想,咬着嘴唇的粉齿毫不留情的溢出鲜血。

“算是便宜这臭小子了。”美女轻声的嘀咕了一下,看到卫生间快要走出来的秦浩,她连忙把被子扯上,紧闭着眼睛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

“今天可把我累坏了,还是早点休息吧。”秦浩换洗好之后,换上了一套新的衣衫。

看着躺在床上的美女,一阵无奈,找房子累坏好说,可摊上那美女的事儿,还真是够呛的,明天还不知该怎么解释。

一边想,一边在打下地铺,躺下便开始昏昏欲睡起来。

“浩儿,龙图是我们家族遗失了三千年的祖传宝物。它里面记载的东西极为深奥,且还拥有一个巨大的秘密。我们秦家世世代代都以以找回龙图为使命,为了完成这个使命,我们秦家备受了多少压力与牺牲。”

“如今,父亲也已经老了不少,家族事务众多,唯有把这个重任交托给你了,你一定要找到龙图,免得此物落在那些歹徒的手中,解开图中秘密,那后果.....不堪设想!”

“是,孩儿明白。孩儿一定会找到龙图完成家族的使命,完成父亲与祖宗们多年的心愿。”

背负这一个重大使命的秦浩从某神秘的地方走到了繁华的大都市,如今已经过去了好几天,龙图毫无线索,却不禁为了找房子而烦恼。

我真是没用,父亲,孩儿没用。

昏昏欲睡的秦浩口中时不时吐出一个字,不清不楚的让那躺在床上的美女一阵诧异。但是,也不管怎样,她已经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

脱下那黑漆漆的连带裙,露出一双白花花的小白兔,让人看到不由一阵口干舌燥,尤其是那黑丝的袜子脱掉之后的美腿,更是……

她看着躺在地上睡着的秦浩,嘀咕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从你送我回来这里之后没有对我动手动脚,可以见得你也有点老实可靠。只希望日后,你不要负我,否则……!”

说着说着,她看向秦浩那大腿根中央的某个东西,做出了一个剪刀式的手势,好在此刻的秦浩并不知道,要不然可成为他的噩梦。

不,是全世界男人的噩梦。

然而,做完剪刀式手势的美女就连最后所剩无几的衣物也解除掉,然后慢慢地压下……

翌日

天空一片晴朗,万里无云,几只小鸟很惬意的停留在电线杆上。

“啊……”

一道嘶叫的声音,如同雷霆,震得那电线杆上的鸟儿一阵扑飞。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在……”一美女掀开被子,又一阵嘶叫。

那躺在一边的秦浩直觉耳朵一阵难受,睁开朦胧的眼睛看了看,不看还好,看了还真吓一大跳,“你……你,我……我…我。”

一时半刻,秦浩也说不出话儿来,甚至还有点发愣地看着那拿被子捂住胸部的美女,“靠,极品啊!”心里暗叹一声,这美女实在漂亮,而且此刻用被子捂住的胸部更是极为令人垂涎。

只是,他觉得此刻并不是在欣赏人家美女的时候,因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必然已有所损失,才会出现目前这样的情况。

“怎么,怎么会这样?”

“啊!!!”美女泪水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脸上尽然是一种委屈。

“美女,我……!”秦浩能感觉到自己此刻是全裸的,且还是在床上,“难道我真把她给XO了?可是,我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混账,难道是昨天太累了?。”不知是在为什么事儿在感到一阵头皮发麻的秦浩,他拍了拍额头,道:“美女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昨夜你……”

“不,我不想听,我不想听!”美女将自己的脑袋埋下胸前,使劲地摇头。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你能不能先冷静一点。”秦浩极为无奈,看着美女低头哭泣,他心里也不好受,发生这种事情他可以学着那些放在家族的书籍上面记载的一样,弃之不理。

可是,他秦浩做不出这种事。深吸一口气,发生过的事情不可能当没发生过,于是他捡起自己的衣衫,快速跑进卫生间。

而在秦浩跑进卫生间之后,美女方才抬起那梨花带泪的俏脸,眼中有无奈,有失落,甚至更多的是悲伤。为了能让自己更好的去拒绝那不良的婚姻,她选择剑走偏锋。

“奶奶的,老天爷,老子的二十年贞操就这样给夺走,你太不公平了。而且,还是,还是选择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夺走,老天爷,我……”秦浩穿好衣服之后,一副咬牙切齿的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良久之后才幽幽叹息:“唉,事情还是需要去解决的!”

从卫生间走出来的秦浩已经看到那美女早就穿好了衣服,已经坐在床边。

“美女,我……”秦浩有点吞吞吐吐的样子走到电视柜旁就这么站着。

“姓名,年龄,户口地址,目前所在职业……”美女突然转过身,已经没有流泪,反而表现的一副镇定之容。

秦浩看到,心里暗暗吃惊,这女人,怎么变脸变得比天气还要快。但是,他秦浩却十分赞赏与佩服这种女人,遇上这种事情还能保持冷静,还真不容易。

“美女,你……”

“废话少说,不想把事情闹大的就给本小姐把姓名、年龄、户口地址、目前所在职业说出来。”美女站起来,语气十分野蛮,恶狠狠地瞪着秦浩。

他见此不由皱着眉头,清秀的脸庞露出淡淡的质疑。

看到秦浩突然变了脸的神情,美女突然换了一副语气,说:“你放心,我不会找你晦气,也不会去报警说你qiangjian我的。我只是想要知道你的一切。”

“知道我的一切?”

“怎么,难道你不想负责?”美女板起了脸色。

秦浩也不避开美女的视线,反而有点睿智的眼神让美女心跳加速。

两人就这么对持相视的足足有五分钟之久,五分钟过后,秦浩方才开口;“我叫秦浩,年龄二十,目前职业还不知道,因为个人私隐,户口不能告诉你。”

“……?”美女听到秦皓居然才,才二十岁?

她差点没有昏倒在地,还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深吸了一口气,她周围打量起来,突然那萌出生极为和恰的想法。

“无业游民,生活并不富裕,还有一点就是,年龄!。”

“不过,这些……不重要!”

“美女,喂,美女……?”秦浩皱着眉头呼叫了两声,发现美女一点反应也没有,顿时有点发愣。其实他并不知美女已近半的把他处境给联想的七七八八,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她确认住在旅馆的秦浩并不富裕,且没房子。

待美女反应过来之后才应了一声,但是那已经是一两分钟之后的事情,她看到秦浩皱着眉头看自己,立即说:“我叫吴彩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男朋友。”她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

“啊,不是吧?”秦浩这是本能反应,不可否认,眼前这美女长得很漂亮。

但是,长得漂亮并不代表秦浩是花痴类型的男生,而且,他也没有想到,眼前这美女居然说从今天开始,他就是她的男朋友?

野蛮,强横,霸道?

开什么玩笑?

“怎么,你想反悔吗?”吴彩月这回没有摆出那一副,虽看起来很威武,却极具女人味的生气面孔,反而是面无表情。

阴晴不定的吴彩月,让秦浩极为汗颜,晃动了一下脑袋,说:“美女,吴美女,我想你做出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太草率了?”

“为什么?”吴彩月疑惑的看着他,平时可不是有多少达官贵人的公子哥儿想要得到她,可她都不屑一顾。

“还能为什么,你自己想想,我们只不过是……”秦浩指了指她,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突然有点无奈的松下手,“反正就是,你认为我们合适吗?”

吴彩月没有说话,似乎在等秦浩接着说一样。

“美女,我并不是在推卸责任,只是我觉得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让你与一个不相识,背景身份都不清不楚的人交往,难道你觉得没有感情的根基的爱情会长久吗?”

“不可否认,我们之间的确是发生了一些让人难以挽救的事实,但是,倘若这样就断送了你一生的幸福,你认为值得吗?”

秦浩说得一点也不假,但是他这话却说到吴彩月的心坎里面去了,让她不得不重新审视他。

“还好,没有遇错人。”心中暗想,吴彩月露出了一抹笑容,说:“感情是慢慢培养的,能说出这种话的人,我相信你并非始乱终弃的人。所以,我们可以尝试着交往。”

“小姐……”

“哼,难道你还想推脱吗?”

“我……”秦浩万辞难辨,直到最后,他很是严肃的说:“吴小姐,这样吧。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答应了,我就与你交往。”

“什么条件?”吴彩月那双美丽的眼眸直盯着他,她觉得他越来越有趣。

“你答不答应?”

虽然不知秦浩想要干什么,但吴彩月也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条件。

“现在你可以说说你的条件了!?”

“恩,我们可以试着交往一个月看看,如果在一个月之内我们都发现彼此都不适合对方,那就不能再纠缠对方。”

“不行!”

“啊???”

戳原文,更有料!此页面是否是列表页或首页?未找到合适正文内容。
孤男寡女共处的视频 孤男寡女该做的事视频



相关文章 标签:
网友评论跟贴区
评论加载中...

精选图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