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娱乐罐头网 > 资讯频道 > 明星头条> 正文标题:父女乱小芳目 小芳(父女、乱)全文阅读

父女乱小芳目 小芳(父女、乱)全文阅读

发表日期:2016-12-25 16:38:44 | 来源 :父女乱小芳目 | 点击数
正在这时,我忽然听到从门外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我高兴得一下坐了起
来。紧接着房门开了,爸爸的身影又出现在门口,我几乎要叫出声来。我们像亲
蜜的恋人一样紧紧的拥抱着、亲吻着、互相爱抚着,接着就是疯狂的做爱……再
做爱。
从此爸爸几乎每天深夜都来到我的房间和我玩乐。我开始爱上了黑夜,因为
它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每当夜幕降临,我的欲望便开始萌发,血液不断的
沸腾,xiāo穴也变得骚痒难耐,一心只渴望着爸爸的大ròu棒深深的插入我的体内。
当然也不是只有晚上有机会,记得有一个星期天,我们全家去打保龄,回到
家后,都累得一身大汗。妈妈先去浴室洗澡了,我还没反应过来,爸爸的手已经
从后伸了过来,按住我的rǔ房玩弄。我刚一回头,小嘴便被爸爸用嘴堵住了。我
明白了爸爸的意图,心里又紧张、又激动。
爸爸的手熟练的伸进我的红色T恤,解开xiōng罩,揉搓着我渐已发涨的rǔ房,
然后又捏弄起两枚微硬的rǔ头。爸爸每一用力,我全身便一阵震动,不由的一声
娇吟。我已经明显的感到爸爸的ròu棒在膨胀、在变硬,guī头紧紧的顶在我的臀缝
里,不住的勃起着,我的xiāo穴很快就湿润了。
T恤被脱掉了,我的整个上半身都赤裸的暴露在爸爸面前。爸爸让我坐到沙
发上,很快的脱去自己的衣服,只见爸爸的ròu棒已经怒如长蛇了。然后爸爸过来
揽住我的细腰,低头含住我左侧的rǔ头,滋滋的吸着。一边顺手褪去我的裙子和
已经湿淋淋的内裤,接着把内裤放在脸上,惬意的嗅着,还伸出舌头舔着内裤上
残留的yín液。
我也把身子紧紧的贴在爸爸的怀里,舔着爸爸的rǔ头,把饱满的rǔ房在爸爸
结实的xiōng膛上来回的蹭着,手里则握住爸爸的大ròu棒,不住的套弄。爸爸一边享
受着我的服务,一边轻轻拍着我美丽的圆臀,还不时的分开臀缝,用手指轻揉着
我的屁眼。这不禁使我更加的兴奋,身子扭动得更厉害了。
我们已经忘记了此时妈妈正在浴室里洗澡,全身心的沉醉在偷欢的刺激中。
爸爸让我坐起来,背对着他。然后扶住我的屁股,用ròu棒抵住我的xiāo穴,示意我
坐下去。只听“噗哧”的一声,大ròu棒便整根滑进了我的yīn道。
爸爸轻轻的摇着我的屁股,让坚硬的guī头刮着yīn道的内壁,我觉得好舒服,
yín液更是止不住的向外渗着,爸爸的大腿都弄湿了。爸爸的大手又握住我坚挺的
双峰,一松一弛的把玩着。我又感到爸爸把脸贴在我白皙光滑的背脊上,不住的
蹭着,用湿热的舌尖舔着,热乎乎的口水沾满了我的脊背。
爸爸开始抱着我的细腰,一上一下的动作了。那硬硬的足有一尺长的大ròu棒
在紧紧的yīn道里快速的起落着,柔嫩的子宫被硕大的guī头顶得又痛又麻。巨大的
快感让我难以自制,娇躯剧烈的颤抖着,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但最后还
是情不自禁的娇哼起来。
鼓胀的rǔ房也随着身子上下晃动着,失去了爸爸的抚摸,它也变得越发难受
起来。粉红的rǔ头也开始变大变硬,而且非常的酸痒难耐。我粉舌微吐,抓住双
rǔ用力的揉撮着,配合着爸爸上下耸弄着屁股,以便让大ròu棒更深的插入xiāo穴。
动作越来越快了,幅度也越来越大,我的屁股一次又一次的被高高的抬起,
又迅速的落下,爸爸的大ròu棒此时彷佛已经成了一根烧红的铁棍,在我湿滑的yīn
道里反覆不停的做着活塞动作,每一次都带出不少的骚水。我的xiāo穴似乎已经被
烧化了,只是麻木的迎送着ròu棒的进出。
没多久我就已经几度高氵朝了,可是爸爸一点没有衰竭的迹象。突然爸爸把节
奏慢了下来,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好女儿,你看那。”
我抬头一看,不禁满脸羞红。原来对面的墙上挂着一面大镜子,我和爸爸的
一举一动都映在里面。可以清晰的看见爸爸的大ròu棒连根的插在我的xiāo穴里,大
小yīn唇向外翻着,露出鲜红饱涨的yīn蒂,整个yīn户都是湿漉漉的。爸爸搂着我的
圆臀,而我正放浪的揉捏着自己的rǔ房。好一幅yín荡的画面呀!
爸爸又开始快速的抽插了,还抓过我的一只手,按住我的yīn蒂上。这双重的
刺激让我更加眩晕了。我从镜子里清楚的看到粗大的ròu棒在我的xiāo穴里肆虐的冲
击着,整个ròu棒都因沾满了我的yín液而变的油光发亮,看着这个庞然巨棒在我娇
小的嫩穴里轻松的进出,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太奇妙了!
有几次爸爸因用力过猛,使得ròu棒滑了出来,我便马上乖巧的扶正ròu棒,一
蹲屁股,ròu棒便立刻坐入体内。这时爸爸也总要爱怜的拍拍我的屁股,或者捏捏
我的rǔ头作为奖赏。
已经快半个小时了,尽管浴室里的妈妈随时可能出来,但我们依然不想停下
来。潮水般的快感把我和爸爸由一个高峰推向另一个高峰,思维已经不存在了,
只是机械的动作着。此时没有什麽能让我们分开,即便是妈妈站在我们面前。
又过了十分钟,爸爸终於忍不住了,他牢牢的抱着我,呻吟着把一团团的浓
精射在我的子宫上。
我们很快就冷静下来,连忙起身。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把沙发草草的收
拾了一下。爸爸坐下来看书,而我刚走进自己的房间,就听见妈妈从浴室里走了
出来。好险啊!我不由的一阵后怕。
从这以后,我和爸爸一有机会便疯狂的做爱,有几次差点让妈妈撞见,但我
们仍然乐此不疲。
有一次欢娱过后,意犹未尽的我拉住爸爸的手,央求爸爸再玩一会,爸爸疼
爱的捏了捏我的鼻子,说道∶“小谗猫,时侯不早了,快睡吧。爸爸要回去了,
要是妈妈万一醒来发现我不在,就坏了。好了,听话,明天爸爸好好喂喂你。”
我依然不放过爸爸,拉过爸爸的手揉弄着自己的rǔ房,撒着娇说道∶“好爸
爸,求求你,再来一次吧!”
爸爸想了想,然后说道∶“乖女儿,爸爸也很想多陪你一会,可是现在实在
不能再玩了。这样吧,小芳,明天中午放学吃完饭以后,你到爸爸的公司来,咱
们再玩一玩,你觉得怎麽样?”
我高兴的点点头,亲了爸爸一下,才让爸爸回屋了。
第二天,我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放学,胡乱的吃完饭,便骑着车子向爸爸的
公司赶去。爸爸的公司在市中心的一间写字楼内,是家贸易公司,公司很小,只
有十几个人。我气喘嘘嘘的来到公司,冲着接待小姐打了个招呼,便急匆匆的走
进爸爸的办公室,随手锁上了房门。
爸爸正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看文件,看见我进来,招呼我到他身边,竟问
道∶“小芳,中午不在学校里好好休息,到我公司干什麽?”
我不由被爸爸搞得一头雾水,难道爸爸忘了?我狐疑的问道∶“爸爸……不
是昨天晚上,要我中午到你的公司,来玩……”
爸爸的脸仍定的很平的追问道∶“我怎麽记不得了,到我公司玩什麽?”
我彻底被爸爸搞晕了,胀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道∶“来玩……玩……”
这时候爸爸却突然笑了起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便被他一把搂在怀里,说
道∶“小宝贝,是不是来和爸爸玩插穴?”
我这才明白爸爸是在跟我开玩笑,不由得又羞又气,用拳头使劲的捶打着爸
爸,生气的说道∶“爸爸,你坏死了,净欺负人家!”
爸爸笑着握住我的拳头,吻了我一下,说道∶“好了,好女儿,别生气了,
爸爸跟你闹着玩呢!抓紧时间,咱们快开始吧!”
说完爸爸一边吻着我,一边解着校服的扣子,很快便露出了贴身的秋衣,爸
爸把脸埋在温热的秋衣上,深深的嗅着我的体香,我想爸爸肯定能感到我的xiōng脯
正在剧烈的起伏。接着爸爸的手撩起我的秋衣,延着光滑的小腹,慢慢的向上摸
着。
当爸爸有些冰凉的手按住我发烫颤动的rǔ房时,我不由的发出一声满足的呻
吟,爸爸也不禁一愣,原来我为了省事,没有带xiōng罩。但爸爸立刻就明白了我的
用意,用力的捏了rǔ头一下,抬头笑道∶“小yín娃,学的还真快。”
我也调皮的向爸爸笑着说∶“你不是说要抓紧时间吗?”
秋衣被爸爸褪到我的肩膀下面,露出丰满的rǔ房。爸爸低下头,发疯似的亲
着、吻着,用舌尖绕着深红色的rǔ晕舔着,最后噙住我的rǔ头不住的摇晃着头。
我被弄得很舒服,很自然的娇呻着。
玩了一会rǔ房,爸爸便让我站起来,趴到办公桌上,我听话的照办了。爸爸
蹲下身子,脱去短裙,被薄小的内裤包裹着浑圆的屁股便展现在爸爸的脸前。我
感到爸爸的手按住了我的屁股,用力的抓着、揉着。爸爸的脸贴得很紧,从鼻子
里呼出的湿热气流喷在屁股上,痒痒的,好舒服。
爸爸也有些兴奋了,抓住我的内裤向上提着,并且来回的拉扯。内裤全部被
夹在臀缝里,不住的磨擦着yīn户。我顿时觉得xiāo穴一阵骚痒,yín液也止不住的流
淌出来。
爸爸的舌头贪婪的舔着我的臀肉,整个屁股都被舔湿了,口水流在白嫩的屁
股上,顺着臀缝向下滴着。接着内裤也被爸爸剥去了,湿乎乎的光屁股暴露在冷
气充足的房间里,我不由感到一阵寒意。
突然“啪!”的一声,爸爸的手掌清脆的拍在我的屁股上,我不由的全身一
震,饱满的臀肉也随着不住的抖动。我回头娇嗔道∶“爸爸,我犯什麽错了?你
要打我的屁股。”
“你不想着好好读书,成天就想着插穴,当然要打屁股。”爸爸的大手一左
一右的打在我屁股上,不轻不重的,非常的好听。
我扭动着屁股,伴随着一声声的娇吟,恭迎着爸爸的惩罚。很快爸爸便转移
了目标,他掰开臀缝,开始舔弄我那娇小的屁眼,并时不时的用手指轻捅着。
我有些害怕,回头恳求着∶“爸爸……不要……不要……碰那里,好吗?我
怕……”
爸爸有些心软了,便放弃了对屁眼的攻击,马上转向了xiāo穴。爸爸的手从我
的两腿间穿过,两根手指轻轻一捅,便全部插入了已经是水乡泽国的xiāo穴。爸爸
的手指不住的向我xiāo穴的深处探着,还不停的转动。强烈的刺激顺着手指不断的
传递到大脑,我有些承受不住了,迫切的盼望着爸爸的大ròu棒能快些插入我的身
体。
手指猛的抽了出来,我觉得一阵空虚。回头一看,只见爸爸站了起来,把沾
满yín液的手指放到口中吮着。然后解开皮带,把裤子褪到脚腕处,挺着雄伟的大
ròu棒来到我身后。爸爸握着ròu棒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我的屁股,我也迫切的蹶起屁
股,等待着ròu棒的插入。
爸爸分开我的两股,一挺腰,粗大的ròu棒便顺利的插入了期待已久的xiāo穴,
并一次快似一次的抽插起来。
这是我第一次让爸爸由后面插入,很快就感到这种做爱方式的妙处,每一次
都重重的顶在我的柔嫩的子宫上,特别的刺激。
巨浪般的快感使我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次高氵朝,我紧紧的抓住桌边,不停的扭
动着身子,要不是顾忌外面的人听见,我已经想大声的叫出来了。
爸爸似乎更加的兴奋,按住我的屁股,疯狂的抽插着。有几次ròu棒不小心滑
了出来,爸爸连忙又塞进去,差点插进我的屁眼。我当时冲动的想,如果爸爸想
插我的屁眼,就插吧!可是爸爸还是有所顾忌,还是一个劲的攻击着我的xiāo穴。
我已经记不清来过多少次高氵朝了,只觉得yín水像决了堤的河水一般,不停的
涌出,顺着大腿向下淌着,一直流到丝袜上。
这时爸爸却突然抽出了ròu棒,要我转过身子坐到桌沿儿上,然后握住ròu棒,
再次插入了我的xiāo穴。我自然的抱住爸爸的脖颈,爸爸也环抱着我的圆臀,互相
微笑着,让ròu棒在我的yīn户里来回的进出。
刚才的一阵肉搏,我和爸爸都有些累了。节奏也慢了下来,这些天来形成的
默契让我已经知道这不过是大战前的宁静,很快爸爸就会发动又一轮的更猛攻的
攻击。爸爸的额头已经渗出了汗水,我心疼的给爸爸擦着,爸爸也温柔的轻吻着
我的秀发,父女俩已经深深的沉禁在温馨的天伦之乐之中。
爸爸的体力又恢复了,硬硬的ròu棒又开始频繁的侵犯着我的yīn户。我紧紧的
搂住爸爸的脖子,把火热的rǔ房贴着爸爸的xiōng膛,体会着粗大的ròu棒和狭窄的yīn
道相互磨擦带来的源源不绝的快感。
爸爸开始发动最后的进攻了,那条巨棒如同一座重型的加农炮一样狂插着我
的xiāo穴,我娇柔的身体像是要被顶穿了。终於我感到体内一阵火烫,爸爸把压抑
很久的jīng液射入了我的xiāo穴。
ròu棒在我的xiāo穴慢慢的停止了颤动,我和爸爸仍紧紧的拥抱着、亲吻着,都
希望这美妙的一刻能多停留一会。
最后爸爸轻轻的挣脱开我,说道∶“好了,小芳,你该去上课了。”
我一看表,惨了,还有二十分钟就上课了,我连忙穿好衣服,就往外跑。爸
爸连声叮嘱我不要着急,路上小心。我答应了一声,便急急火火的跑出了爸爸的
公司。
但尽管我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老师还把我批评了一顿,但我一点都不后
悔,整个下午,我的脸上都漾溢着笑容,只可惜我不能把心中的喜悦与同学们分
享。
和爸爸的偷欢就这样秘密的进行着,它带给我的甜蜜和喜悦是难以言表的,
尽管非常危险,但更让我和爸爸感到莫大的刺激和兴奋。我们是绝不会放弃的,
就像一首歌的名字一样--执迷不悔。
不知不觉暑假到了,我和爸爸的发生不正当关系也已经快两个月了。这期间
只要有机会,我们便会疯狂的做爱。由於爸爸喜欢在我的xiāo穴里shè精,还不戴套
子,怕我出意外,所以还买了避孕药,让我定期服下。
其实能和爸爸经常的亲近,我心里已经非常满足了。但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
遗憾,那就是不能无所顾忌的和爸爸做爱,每次都要小心再小心,生怕被妈妈发
现。
机会终於来了。这天吃晚饭时,妈妈突然说几个朋友约她一起到外地旅游,
大概要一个星期,自己拿不定主意,想问问爸爸和我的意见。
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个天大的喜讯,我欢喜的快要晕过去了。想必爸爸的心情
也差不了多少。我和爸爸开始极力的怂恿妈妈去旅游。妈妈犹豫了半响,总算下
了决心。
妈妈又问我想不想去,我自然是不想去的,便撒谎说,想在家好好把温习功
课。妈妈没有勉强我,反而夸我懂事,知道学习了。最后妈妈还是有些担心爸爸
照顾不好我的饮食起居。
爸爸微笑着拍拍我的头,一语双关的说道∶“丽珍,你就放心去玩吧,我会
好好的照顾好女儿的。”
我当然明白爸爸话里的含意,父女俩不禁相视而笑,只有妈妈还蒙在鼓里。
那天晚上,我兴奋得几乎不能入睡,连梦中都在设想着我和爸爸怎样共渡这来之
不易的二人世界。
随后的几天,我们全家开始忙着准备妈妈路上要带的物品,我和爸爸也暂时
停止了偷情。妈妈出发的日子到了,在一阵手忙脚乱后,爸爸开车陪妈妈去机场
和朋友会合,我则留在家里既兴奋又焦急的等待着爸爸快些回来。
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和爸爸可以无拘无束的呆在一起。还有什麽能比这
让我高兴的事呢,这是我多少天来梦寐以求的。天哪!我不是在做梦吧?怎麽爸
爸去了这麽久还不回来?我胡思乱想着,坐立不安,心急的在房间里来回的转着
圈。
快到中午的时侯,终於听见门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爸爸回来了。我赶紧将
爸爸迎进来,迫不及待的飞入了爸爸的怀抱。我刚张开嘴,还没来的及说话,就
被爸爸的热吻堵住了,我们吻了好久才分开。
我娇声问道∶“爸爸,你怎麽去了这麽长时间,我都要急死了。”
“我也想快点回来,好好疼疼我的骚女儿。但是碰到塞车了,所以才回来晚
了,让小芳等急了。”
“妈妈说要你好好照顾我,爸爸,你也亲口答应了,可不许赖帐喔!”我向
爸爸撒着娇。
“爸爸当然不会赖帐,我已经到公司交待过了,这个星期放假,可以天天陪
着我的小芳,这样总满意了吧!”
我听后亲了爸爸一下,高兴的说道∶“这是真的吗,爸爸,你太好了。”
“好了,爸爸现在要履行诺言了,开始好好的‘照顾'你了。”
爸爸抱起我,向他和妈妈的卧室走去。我温顺的依偎在爸爸怀里,心里特别
的激动,这是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过在爸妈的大床上做爱,今天终於可以在这麽宽
大的床上玩乐了。
爸爸把我轻轻放到床上,然后开始脱衣服,我却不知怎麽了,一直盼望着这
个时刻的到来,可当这一刻已在眼前时,我却有点不知所措了,只是红着脸呆呆
的看着爸爸。
爸爸很快就脱光了衣服,看我没有动,便笑着问道∶“小芳,你怎麽了?还
不好意思呢!我都脱完了,该你了。”
我这才明白爸爸要我自己脱衣服,便羞红着脸,慢慢的宽衣解带。因为以前
都是爸爸给我脱衣服,今天自己脱,还真有些害羞。爸爸坐在床边,津津有味的
看着,还不时的拿起我脱掉的内衣内裤放在鼻子上闻着。
不一会我也脱光了衣服,见爸爸还在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身体,便羞涩的藏
进爸爸的怀里。
爸爸按住我的rǔ房,轻轻的揉着,一边问我∶“你今天是怎麽了,小芳,和
爸爸又不是第一次,还这麽害羞。记住,这个星期里,我们一定要把所有的不安
和烦恼都抛到一边,全身心的投入,这样我们才能玩得开心、尽兴。懂了吗?”
我红着脸,眨着大眼睛,向爸爸点点头。
爸爸抓起我的手指,轻轻的按着粉红的rǔ头,说道∶“你的nǎi子太迷人了,
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流口水的。乖女儿,你的nǎi子好像比以前又大了些,你自己摸
摸看。”
我摸了摸,觉得rǔ房实比以前丰满了许多,而且更加的柔嫩细滑,我想这
和爸爸和我经常的揉搓抚摸分不开吧!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便问道∶“爸爸,你是喜欢我的nǎi子多一些呢,还是
喜欢妈妈的多一些?”
这个问题似乎让爸爸很为难,他挠挠头,想了一下才说道∶“其实你和妈妈
的nǎi子我都非常的喜欢。你还在发育,所以nǎi子没有妈妈的大,rǔ头也小一些,
但是要比妈妈的nǎi子坚挺。除此之外,我也分不清更喜欢你们中间的哪个。”
爸爸用手玩了会rǔ房,低下头啜住我的rǔ头吸吮起来,还不时的用舌尖轻柔
的舔着。还用手在我的大腿上摩挲着,最后按在我的xiāo穴上扣弄起来。我浑身酸
软的靠在爸爸怀里,不住的轻哼着。
可爸爸老是进攻左rǔ,却把我右边的rǔ房冷落了,我有些不满的嗔道∶“爸
爸,你好偏心呀!”
爸爸没有反应过来,疑惑的问道∶“爸爸怎麽偏心了?”
“你当然偏心了,要不然的话,爸爸为什麽总是亲左边的,难道我右边的奶
子不好玩吗?”
我发情的揉弄着右rǔ,噘着嘴,向爸爸抗议着。爸爸才恍然大悟,笑着说∶
“小芳,你现在的样子,爸爸好喜欢。好!爸爸认错,马上改正。”
说完,爸爸便又玩弄起我右边的rǔ房,同时用力的揉搓着左rǔ。我感到很舒
服、很兴奋,扭动着身子,伸手按住爸爸的头,希望爸爸更大点力气。爸爸看我
已经动情了,便把手指捅进了我的嫩穴,在穴里不住的挤压转动,在这强烈的刺
激下,我的yín水更是止不住的向外泄着。
忽然爸爸想起了什麽,起身到床头柜里取出一样东西,我一看,脸就红了。
原来爸爸取出的是一根电动假yáng具,我以前见爸爸给妈妈玩过,每次插进妈
妈的xiāo穴,妈妈好像都非常的爽,我却还没有试过,一直很想尝试一下。今天看
爸爸拿了出来,所以觉得很兴奋。
爸爸回到床上,分开我的双腿,拿着假yáng具轻轻的顶着我的穴门,微微一用
力,就把假yáng具全部插入了我的xiāo穴,只有一根导线留在外面,然后一按开关,
我立刻感到假yáng具在我的yīn道里剧烈的震动起来。快感像一股强劲的电流瞬间袭
遍全身,我的娇躯也随着不停的扭动,真是太美妙了,我几乎要发狂了。
我用力的抓着双rǔ,大声的呻吟着∶“……啊……啊……好美……爸……爸
……啊……xiāo穴……要……化了……啊……太美了。”
爸爸也非常的兴奋,把假yáng具震动的强度一级一级的加强,还用手抚摸着我
颤抖的身体,有些激动的问着我∶“怎麽样,小yín女,是不是很舒服?你妈妈也
非常喜欢这根快乐棒的。来吧,好女儿,帮爸爸揉揉**巴。”
我顺从的握住爸爸已经硬的像铁棍一样的大ròu棒,用力的套弄着。爸爸也不
断的捏弄我的rǔ头,我们都被极度的快感所包围,不约而同的发出满足的呻吟。
过了一会,爸爸有些忍不住了,便取出假yáng具,把大ròu棒随即插入了我的小
穴,然后大力的抽送起来。我觉得今天的爸爸的ròu棒特别的硬、特别的热,刚插
了几十下,我就已经泄了一次。我媚眼含情的望着爸爸,觉得爸爸好威武,好勇
猛,芳心不禁都要醉了,不由的浪叫起来∶
“啊……啊……好爸爸……大**巴……爸爸……插死……我了!我……好爽
……喔……又插到……花心了……啊……再用力些……小làang穴……好美啊……”
爸爸猛插了一阵,有些累了,便仰面躺在床上,示意我坐上去。我还没玩过
这种姿式,有些苯拙的跪坐在爸爸身上,握住ròu棒,对准xiāo穴坐了下去。可是因
为没有经验,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还是在爸爸的帮助下,才把大ròu棒坐到肉穴
内。
我按照爸爸的吩咐,先缓缓的扭动着屁股,让大ròu棒在xiāo穴里来回的磨擦旋
转,坚硬的guī头刮在柔嫩的穴肉上,又趐又痒,我觉得好舒服。然后爸爸又要我
上下的套弄,我便开始晃动着圆臀,一起一落的套弄起来。
每一次我坐下,爸爸的ròu棒都重重的顶在子宫上,我的身子就一阵乱颤,猛
烈的刺激让我感到非常的振奋,我不住的大声呻吟着,不断的加快动作。我的rǔ
房也剧烈的不停晃动着,真称得上波涛汹涌了。
正当沉醉在无比的快感中时,却总感到上面有人在看着我。我猛一抬头,却
看到床头上方爸爸和妈妈的结婚照,原来是身披白色婚纱的妈妈正在微笑的看着
我,我的脸一下就红了。但很快我就顾不了许多了,反而觉得在妈妈的注视下和
爸爸做爱很刺激,更令我兴奋。我双手不停的揉搓着rǔ房,看着妈妈的眼睛,大
声的浪叫着∶
“喔……喔……我要……受不了了……啊……爸爸……太棒了……我……又
泄了……啊……啊……”
这种姿式虽然很过瘾,但缺点就是太耗体力,我支持了十几分钟,就已经大
汗淋漓了。爸爸看我坚持不住了,便坐起来,把我按倒在床上,压住我的大腿,
狂野的抽插起来。这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使我的大脑已被巨浪般的快感所占据,
只想着大ròu棒更深,更狠的插入我的xiāo穴。
爸爸又插了几百下,终於射了精。经过这一番惊心动魄的大战,我们都没了
力气,只是微笑的看着对方。过了许久,我才觉得有些精神了,趴到爸爸身上,
不停的亲吻着爸爸,柔声说道∶
“爸爸,你今天好威猛呀!插得xiāo穴好爽、好舒服。咱们再开始吧,我又想
要了。”
爸爸抚摸着我的屁股,笑着说道∶“好女儿,你今天也不差呀。在床上,越
来越像你妈了,像个小yín娃。不过,爸爸现在还不行,还要再等一会。”
“为什麽现在不行?我可等不及了。”
“你瞧爸爸的**巴,被你欺负得都抬不起头了,怎麽和你玩呀?”
我一看,见爸爸刚才还威风凛凛的大ròu棒变得软绵绵的,没有一点生气,我
连忙握住爸爸的ròu棒,用力的揉捏。ròu棒变硬了一些,可是还是离最佳状态差的
很远。
我有些着急了,噘着嘴看着爸爸,问道∶“爸爸,有什麽办法能让**巴快些
长大?”
“当然有办法啦,只要乖女儿肯为爸爸口交,那麽爸爸的**巴很快就会长大
了。”
“口交?”我疑惑的问道。
“口交就是你用嘴吸爸爸的**巴,你一定看过妈妈吸我的**巴,就是那个样
子。”
我听了不由羞得红霞满面,用力的捏了ròu棒一下,娇嗔道∶“爸爸,你好坏
哦,又想欺负我,我不干,好脏喔!”
“好女儿,你就让爸爸爽一爽吗,爸爸可是经常舔你的xiāo穴呀!”
我红着脸摇摇头,爸爸继续劝道∶“来吧,乖女儿。要知道妈妈是最喜欢舔
**巴的。来吧,试一试,你一定会喜欢的。”



网友评论跟贴区
评论加载中...

精选图片推荐